懒癌橙

唯凹凸和全职不可辜负。
某修炼三俗文学的金丹道人。
开学地狱龟速更新。
爬墙贼快,努力吹安吹叶。

【安雷】HAPPY END1


我流伪黑安x(现在还看不出来的)魅魔雷

年龄操作。

(自己看不下去之前的沙雕剧情了……之前的锁了……应该大概或许……有好一点?

ooc。



安迷修现在很头疼。

雷狮成天在他身边闹腾,无时无刻都在发情,宛如楼下老太太家的泰迪。

三个月的同居生活,安迷修好像过了三年,生怕哪一天自己被雷狮折腾死了,小祖宗也会撒丫子去找他的小弟留下一堆烂摊子。

叫作雷狮的猫科动物本来就难搞,更何况这还是十五岁的版本-

安迷修端坐在电脑前,对着空白的文档出神。

“嘿,安哥,别偷懒啊。”埃米抱着打印好的文件路过,看到安迷修一副丧样,就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两句,“丹哥这两天脾气不大好,你可别被他抓了扣奖金。”

安迷修对这话左耳进右耳出,点头意识了一下,就转身抽出一沓文件开始敲键盘做报表。

输出来的全是毫无意义的乱码。

事情还要从五个月前说起。

那是一个春天……咳咳,不对。

四月初,安迷修特意请了假去隔壁市野营放松下,一个人收拾好行李才支好了帐篷,突然一个人状不明物掉落下来,正好掉在烧烤架旁边,差点就能熟了。

安迷修自然是吓得不轻,结果他还没走到那家伙的旁边,人已经咳着爬起来了。

静了三秒,安迷修终于是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了那个人-

或者说不是人。

身上的破烂衣服松松垮垮挂着,脸上沾满了尘土看不清神色,黑发乱糟糟的,还向上生出了两只……羊角?

明明是一个七八岁瘦弱小孩的模样,却是伸手抹了抹脸,先是瞳孔收缩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眨眼后的神色又大变,看着安迷修一脸嫌弃样。

“啧。”

安迷修脸上的神色已经不太淡定了,手上还抓着没烤的串儿呢,被面前的小屁孩嘲讽了下意识就想怼回去,话还没出口,小孩就走近踹了安迷修一脚。

“快给老子烤串。”

安迷修的话顿时噎了回去,最后脸都憋黑了。
“小孩子不要说脏话。”

“你才小孩,傻逼。”

安迷修这才看见那个“小孩”身后的桃心状尾巴。

“你是什么啊……”从天上掉下来的,还完好无损的,绝对不会是人。

“恶魔。”小孩随意地甩出两个字作回答,人就自顾自地做到了帐篷里。“快给本大爷找件衣服啊,人类。”

尽管还是臭屁的语气,这次的还是缓和不少,安迷修把串整齐地排在烧烤架上,也钻进了帐篷给他找衣服。

“只有这个。”

白衬衫比这个小孩的身形大了太多,穿在身上根本架不住,但也比那套脏兮兮还破烂的休闲装好太多,就算这样,小孩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安迷修就又扒出毛毯给他披上。

小家伙缩在毛毯里,手上捧着安迷修刚泡好的奶茶,感受着热气喷薄在他不算干净的脸上,紫罗兰色的眼睛映着火光和安迷修的背影,深褐色的角从后脑处伸出,尾巴蜷缩在毛毯里头,只能看见露出的桃心状尾尖。

安迷修坐在小凳儿上,给雷狮烤着鸡翅。

“我是安迷修。”突然,安迷修转头,眼神对上对方的视线,“你呢。”

“叫我Leo吧。”

“行,”安迷修点点头,翘起二郎腿开始边烤串边抖腿,看得雷狮眼神闪了闪。“你打算留在这跟我过夜?”

“不要用这么恶心人的措辞。”雷狮低头吸了一口奶茶,烫的挤了挤眼睛,“你可以理解为我征用了你。”

“我觉得你的语言表达能力有点问题。”安迷修在最开始三分钟后没有太多的惊讶,全盘接受了一个恶魔缠上了自己的事实,没有半分挣扎。

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就算是恶魔,他的正义也不允许他把他丢弃在野外。

安迷修这样想着,把烤好的串放在盘子里,刚想叫雷狮来吃,结果这个家伙已经自觉的盘腿坐在了地上开始啃串。

要不要这么自觉啊,小恶魔。

雷狮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灰,嘴角又沾上了油渍。但是秀气精致的五官还是看得出的,他抬头看了看安迷修,盯着他的眼睛,那双紫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些奇妙的力量吸引着安迷修向前走……

不对。

安迷修顿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瞪了瞪雷狮。

“你的玩笑有些过分。”

雷狮笑着望向安迷修的脸,这次安迷修再没了那种被操控的诡异感觉,雷狮把吃干净的串扔到塑料袋里,搓了搓手站了起来。

“对于你这样有趣的小怪物来说,这样的玩笑无伤大雅。”

尽管安迷修体型比现在的雷狮大了好几套,但是雷狮凭着背后凭空出现的翅膀,愣是把水平线拉到和安迷修同一高度。

“Leo大爷,”安迷修叹了口气,“你想示威并不需要破坏我的衬衫吧。”

糟糕。雷狮愣了一下,他倒是忘了自己的身体条件,背后的布料已经被撕裂了,两道大口子把一件好好的衬衫几乎破坏殆尽,都快挂不住了。

突然,雷狮身形向下坠,雷狮自己都吓了一跳,更别提安迷修了,他下意识伸出手,手臂顿时一重,差点没把雷狮扔出去,结果就是两个人团成一团跌在地上,场面凄惨。

“可以解释一下吗?”

安迷修看着两个人全都脏透了的衣服,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两个人打了一架,或者说是安迷修单方面地挠雷狮的痒痒也没错,两人折腾累了,就把串儿全吃了,再往帐篷里一瘫,可以说是达成了(吃串的)革命友谊。

“喂,要不要考虑我收留你啊?”
安迷修呈大字躺着,衣服皱巴巴的贴在身上,眯着眼睛盯着帐篷顶。

“哈?”雷狮不是很懂面前这个人类,才遇见了几个小时就已经混熟了,不仅对自己这个非人类没有半分的恐惧,现在还邀请他和自己同居--

“好啊。”

雷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根脑筋抽了,但是话说出口后却没有一丝的悔意。

安迷修眼睛忍不住瞪大了些,原本只是随口问问,要是能调戏到这个小恶魔就再好不过了--但他也没料到他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愣了一会儿想转头看看雷狮,这个小家伙已经把自己团起来了,只肯给他一个背影 。

好吧。

安迷修伸手把雷狮揽在怀里,雷狮的角收起来了,安迷修也不顾他缠成一团的头发有点扎人,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像抱住的是人形抱枕;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雷狮只觉得哪里有一股薄荷味,正好和了他的胃口。

晚安。

安迷修自认为自己作息良好,昨天更是十点多就抱着雷狮早早睡了,六点眼睛准时一睁,一眼就看到雷狮早站在一块石头上伸懒腰,他身上套着安迷修的睡衣,左边尖耳朵上的锤形耳坠一晃一晃的,过长的头发拿不知道哪里来的皮圈松松扎起,发尾摆动。

“Leo,”安迷修揉了揉眼睛,摸出了被挤到犄角旮旯里的眼镜带上,出声轻呼了雷狮的假名。

“下来帮忙收拾东西。”

雷狮闻身往后一跳完美落地,跑来帮安迷修收拾东西,不一会儿在雷狮的捣乱下,安迷修终于是收拾好了不多的行李,带着雷狮往停车场走。

走了两步,安迷修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雷狮。

“你穿这身衣服上街没问题吧?”

雷狮低头看了一下特别宽松的皮卡丘睡衣,特别坦然。

“只要你不嫌丢脸就行。”雷大爷抓了抓头发,“我的脸早就不要了。”

安迷修回忆了一下雷狮昨晚抢食的无耻行径,赞同地点了点头。

雷狮帮着安迷修背着一个旅行包,身高和包的体积看上去严重不符,等到了停车场那块,更是不少妹子把相机对准了雷狮还安迷修-

看脸,看脸。

安迷修把三个包和雷狮一起扔到车后座,自己拉开车门上了车。

“走吧Leo大爷,”安迷修插上钥匙一脚油门,“给您老购置生活物品能不能报销啊?”

雷狮刚刚从安迷修夹克外套口袋里摸出一根不二家,现在正含嘴里,只能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

“做梦吧你。”

事实证明,雷大爷的口味实在是太过于奇特,白色飞行员夹克配黑色露脐紧身衣,再加上牛仔裤和安迷修也不知道到底是男式还是女式的白色增高板鞋,这就成了雷狮继白衬衫、皮卡丘睡衣后的第三套衣服,还有其他一些安迷修亲手挑的,杂七杂八花了安迷修不少钱,但雷狮表示还是自己身上那一套最顺眼,并对安迷修的审美表示鄙视。

雷狮穿着他的一身混搭走着,安迷修老老实实跟着他后面拎着大包小包,看上去凄凄惨惨戚戚,还引起了不少过路妹子闪闪发光的眼神注视。

安迷修带着雷狮在几个商业街转了一上午,雷狮心满意足提出去超市买些吃的,安迷修揣着就剩工资卡的钱包默默抓紧了
方向盘。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

随便找了一家超市,雷狮跳下车站在车旁等安迷修,似乎是嫌弃他的大众丢人,还故意站远了点。

“啧啧啧……就算我不常来人间转悠也能看出来你这小破车太丢人了……”雷狮双手揣兜,拽的要死,就差墨镜就是一副社会大佬的样子。
安迷修白了雷狮一眼,然后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车。

“没有丢人吧……大爷您是中意宝马还是奔驰啊?可怜我这个小打工的,可没钱买那些,给你买衣服又烧掉我一千八……”
安迷修很自然地怼回去,然后走到雷狮旁边对着他的头就是一顿撸毛。

“你今天还想吃肉就别bb。”

“切。”

进了超市,雷狮撒丫子就往酒类货架跑,拿完啤酒拿白酒,光是黑啤就拿了两组。安迷修目瞪口呆,想着这货怕不是个酒鬼,然后把购物车里头那些雪花青岛哈啤百威都整整齐齐摆了回去,就留下六听雪花,雷狮拎着两大瓶可乐回来时差点没把可乐砸安迷修头上。

“小孩子少喝点酒。”

“我可去你的吧,我已经快两百岁了年轻人。”

安迷修表示我听你瞎bb,信了算我输。

“我管你多大,现在你有几岁的身体就是几岁。”

“真不妙,”雷狮把一瓶啤酒抓在手上,脸上表情扭曲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抡瓶子砸人脸上,“现在的身体大概是我百岁时候的,按照你们人类的标准--”

“应该是你曾爷爷的年纪吧,你这几声大爷叫的不亏。”

安迷修想争辩什么,出了口的却是一声哼。

哼,年纪大了不起哦。

安迷修跟着这个任性的小……恶魔后面,心里盘算着工资卡里的钱还剩多少,任由雷狮把肉啊零食什么的看都不看就往购物车里扔--反正这些玩意他是不会买账的,这家伙执意想买就叫他把自己卖了付账吧--

雷狮还在给购物车加料,就差再拿几包护舒宝丢进去了--安迷修突然看见了什么,就在那个恶魔踮起脚尖试图把货架上的一瓶辣酱拿下来的时候。

过长的灰蓝色的头发把那个奇怪的纹身遮住了小半,纹身从后颈继续向下延伸,被衣领遮住了一部分,只能看见发梢偶尔划过脖颈后露出的一点花纹。

TBC

【安雷安无差】回答

安雷安无差,练手的段子。

是什么自由心证。


雷狮反手把门关上,蹬掉鞋子之后用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七扭八歪地扑上了床。

现在他满身酒气地倒在床上,大大咧咧敞开的西装外套,还有沾了泥点的裤脚,怎么都不像那个永远清醒着的雷狮。

之前被他随手扔在地上的公文包一直在震动,摇滚味道的铃声吵得雷狮自己都受不了,在床上翻了一转儿。

“安迷修。”

他这样轻声唤着什么,脸埋在松软的被子里,他大口地呼吸着,不知道到底醉没醉。

窗户开着,夏末的蝉鸣不似以前那般热烈,远处的那点灯火雷狮也看不见。

“安迷修。”

他朝着空气伸出手,好像抓住了什么,随即又松开,无力地垂下手,嘴里嘟囔着什么,含糊不清的音调。

“安迷修。”

没有回答。

END

关于银魂的一点碎碎念。

下午看了银魂的电影,很还原,我和朋友笑得发癫都快控制不住了,但是旁边的小哥get不到笑点一直在斗地主还吐槽桥本环奈的腿短(。

我是下午两点多的票,人不多,也没有发现盗摄,结果回来上lof打开银魂tag一堆电影照片……

行,你忙吧,我吃柠檬:)

全程都在和朋友一起舔栗子的颜,就算在挖鼻屎和掏耳屎我也爱他(。
阿妙姐真是太美了,小神乐的颜艺强无敌。
总悟的衬衫超-级-骚,还有桂的头发……
然后赞美了剧组全程在线的颜值。

可以说是银魂毁了这些演员们的人设了,辛苦了(笑。

直到最后矮杉出来那骚气的姿势和大白腿……

啊,这里是天堂吗。

cp滤镜八百米,银土土银糖管饱(
顺带还讨论了哪里应有本(……)
两个人就傻(痴汉)笑了一个多小时……

现在才反应过来有纪念卡可以拿,我现在赶过去拿卡还来得及吗(

(至今我还沉溺在矮杉的大白腿里不能自已

【雷安】Revolver(2)

三十岁杀手雷x十三岁幼安(半黑)
两个人都不正常的(ooc)设定。

心态崩了也要写文抒情(。

在梦游状态下写的这篇,ooc和智障本人不负责(不是


-------

安迷修坐在窗边,看着雷狮熟练地从冰箱里找出小鱼干放在小盘子里,安静等着他的猫从柜子上跳到他面前,低下头把鱼吞进嘴里,然后甩甩尾巴,跃上雷狮的膝盖,享受着雷大爷的撸毛服务。

直到雷狮心满意足放开猫,才抬头看见安迷修正在看着他的花。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安迷修的视线并没有移动,雷狮蹙了蹙眉,想着这小屁孩真难搞,但还是出于一些无关的奇怪理由,还是在起身的同时张开了嘴。

“雷狮。”

在雷狮闭嘴之后,他的两室一厅里突然陷入了几秒的沉默,连猫都不再叫了。

“嗯……听上去很像一种稀有的猫科动物。”

雷狮本来还能绷住的脸完全崩了,他相信自己一定是一副狼狈样子,糟糕透了。

什么嘛。

一点都不可爱的小鬼。

冷静下来后,雷狮轻咳了两声,试图缓解尴尬。

“那只猫…对,我是说它…它叫做Leo……”

“和你的名字很配啊。”

雷狮觉得现在就是一枪崩了这个小鬼自己也不会有丝毫的后悔。

尽管一定会。

雷狮强忍着把这个小子扔出去的冲动,转身到厨房里切一切瓜果蔬菜来泄愤。

当他独自做了一小盘看上去能吃的水果沙拉正打算动筷子之前,雷狮听到了一声响。

是扣上箱锁的声音。

这很容易就会让雷狮想到一些不太妙的事情,他丢下沙拉酱瓶子,迈出走廊就看见安迷修脸上的惊讶和……兴奋?

安迷修显然是发现了雷狮,他抬头想朝雷狮笑笑,脸上浮现的却是难以言说的诡异表情。

“你……是个…杀手?”

“如你所见。”

如果忽略掉雷狮身上还挂着的浅蓝色围裙,这话还是很有气势的。

安迷修终于是表现出了一丝慌乱,混合着乱七八糟的语序。

“那个……如果你…我是说如果……不对……我可不可以……”

“留下来?”

“不行。”

那个品貌皆拔尖的少年低下头,刘海遮住眼皮,双手叠握在一起,语气像是在哀求,一副受伤的小兽模样,差点没把可怜巴巴写在脸上了。

饶是雷狮的脸皮,此刻好像也有点撑不住了,他拉开安迷修对面的椅子坐下,看着少年的水蓝色的眼睛,语气沉重。

“听着,安迷修。”

“就算你失去了很多,这对于你来说是再糟糕不过的一天……这也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我在四十分钟前让你进来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对我来说这无疑是多余的举动……我没有义务去救助弱者。我是说,”雷狮朝安迷修眨了眨眼睛,“小孩子不要尝试进入狮子的领地。”

安迷修好像根本没有在意雷狮带着威胁意味的话,他只不过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四目相接。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十六岁了。”

雷狮被盯得有些不爽,干脆利落的打开箱子,拔出蝴蝶刀和一把班蝰蛇手枪,推给安迷修。

“那就去证明给我看啊,你这个外表与实际年龄不符还试图挑战我的大人?”

安迷修拿起枪,似乎觉得和小时候摸过几次的玩具枪构造差不多,打开保险就把手举过雷狮的那一盆花,双手紧握,然后扣下扳机,朝楼下的大陆有序地设计。

直到弹匣里剩下的七颗子弹射尽,安迷修才收回他已经发抖的手,把枪放回桌子上,双手藏在身后颤了颤。

“……好,很好。”

雷狮被小疯子安迷修气急了,站起来就开始踹桌子,直到那个破桌子抵不过他内含钢板的皮靴为止。

“安迷修,”雷狮已经开始着手收拾武器了,他把之前的蝴蝶刀和班蝰蛇单独放出来,没几秒就收拾妥当了,“给你十五分钟,收拾好需要的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安迷修伸出刚缓过劲的右手,打了个响指。

“好。”

二十分钟后,他们无视了5C的惨状,尽管里面早就没有东西了,所有值钱的家伙事应该都拿去抵安迷修老爹的赌债了。

就剩一个空壳子了,就算如此,安迷修的眼睛还是不受控制地眨了眨。

他怀抱里的那盆没有名字的花,背着武器和事物的黑色背包,左臂上挂着的鼓鼓的一个塑料袋,还有前面那个拎着老式牛皮箱的男人,以及他怀里那只名叫Leo的猫,就是他从今往后的新伙伴了。

安迷修想着,然后抬头跟着雷狮一起从斑马线上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TBC

安雷车推荐

呜呜呜写了一半的小破车居然能上榜……喜极而泣呜呜呜……谢谢lo主!!!辛苦了!!!感觉我这个月的粮都够了( ̄▽ ̄)

uII:

本篇推荐贴为个人整理,长期更新


是车!!纯车的那种!!另请注意避雷!


安雷司机太太真的好多,车速快质量好,还保修((


拿出凝晶流焱为她们打call!!()


期待第二季播出!


  


  


    


    


 @cyril-meow 


傲慢与偏见


  


 @童羽- 


你就这么想生孩子吗? abo


 


 @汣狄 


情爱 摁墙后入式的体位


     


 @狗七七七七七 


狂徒 血腥战斗画面注意


 


 @颜二二√ 


Dance


国王 囚禁梗 黑安 双黑手党设定


 


 @柯一是奇迹 


我的恶党变成孩子了该怎么办?干啊!


 


  @山茶茶茶 


Wine & Poison 醉酒pa


 


  @离离原上草。 


安雷abo


 


 @柿子糖恶作剧 


Put It Down 师生pa


Firestone 车.震+骑乘


 


 @懒癌橙 


沦陷 25岁双重人格安迷修x人类年龄15岁魅魔荡.妇雷狮


 


 @蝶咲-Chosaki 


一决胜负?


 


 @北铭是个大白菜 


牢笼  监禁. abo


扶桑的斗罗pa的肉


触手向。


车的链接


 


 @白家砂糖老字号 


久别重逢


 


 @商冶 


恶魔尾 安迷修×恶魔雷狮
    
      


 @不知热 


你的音讯 abo 失忆情节 非自愿xing行为 双黑


 


 @太阳神索雷斯。 


从室友的房间传来奇怪的娇喘


肏猫犯法!知道吗!


猫咪饲养指南


 


 @腐烂的琥珀 


Rani Spire 吸血鬼安x人类雷狮


Stetho 听诊器play+画*


 


 


 @淮_日常咸鱼中🌟 


秘密


醉后的骑士


 


 @七七不凄 


所谓引狼入狮


 


 @锋银 


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死了 车.震pa


Turn me on 雷狮女装注意


Bad Romance


Toxic 教父安x副手雷


 


 @自抱自泣的吐水蛙 


 安安雷3p


 


 @Mr.Forget 


Error


 


 @骤雨初歇 


无题


有没有人说你穿裙子也很好看? jk安


 


 @浸泡在糖池的安岁 


【安雷r18/车】!!!


 


 @AR安里 


学前班车


真·幼儿车 素·股+道具+失·禁


 


 @听闻南风起 


Swim. 泳池pa 幼狮


冷战


Monopoly


Lace 女仆装 坐大腿喂食play


Jealous 保健室惩罚play


 


 @一只玖 


衬衫和湿身


Blood 热裤安x晕血雷


  


 @清山乔道长 


Promise 喰种pa


 
  
 


 @咕咿哒 


安雷车


 


 @苏简预 


正式绑定 武器储藏器雷狮设定


  


 @流焱 


假酒,都是假酒的错


 


 @鸩白_✨ 


野兽 车


 


 @皖 


水下


 


 @超高校級の河豚 


课间休息


红酒杯


 


 @熔岩蛋糕 


烟酒炮友 车震 口jiao


 


 @二声的ton 


 骑士安X王子雷


 


 @婚纱 


他突然好想原来那个温柔有礼的没马骑士


 


 @敛然然然然 


一辆不像车的车 禁欲系律师安哥X一如既往很诱(?)的人鱼雷总


 


 @Yuky 


车/abo


 


 @碟子 


标记 abo 双a


 


 @溟_透明君 


安哥生贺 黑化安哥×雷总


 


 @余止余止余 


安迷修生日快乐!!!!!!!


     


     


 ——8.22二次更新——


   


 @凝三日_假的冷流 


狮身诱惑 猫pa


巨浪一号 ABO 冷热流play


在高处 骑士安x皇子雷 恐高play


   


 @千城孤鶴。 


雷狮被囚禁的365天  Day15  


 


 @熔岩蛋糕 


有人


一夜安眠 酒保pa
   
   
  
@温酒。 
   
A KISS


 
   
@徒行者 


回礼


 


 @骤雨初歇 


Secret Answer 双恶魔pa


Animals 狼安x猎人狮


 


@黑鶴刺綉 


 本能作祟 车.震


来自深夜的车


  


@馬口鐵之舞 


super psycho love 黑安 监.禁 药.物使用 非自愿性.行为


Legs up a bit more JKx不良


The hanging tree 潜在犯安x疯子雷


  


 @今天的月光依旧怠惰 


海边发.情 abo


  


  




  


扫文扫得有点累,贴链接贴的头晕。我想说的是,请珍惜这个勤奋的推文手(不要脸


    




  


 ——8.31三次更新——




 @酷姐荀雨 


感冒可是会传染的💊 发烧play


  


 @福山砚 


论我为何要替我男朋友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迷途 黑安×病雷




 @安火🔥🔥🔥 


奖赏




 @季什么季 


Bad Apple!! 经纪人安x明星雷


 


 @七夏 


七夕快乐!


  


 @叶墨言 


特警安x毒枭雷 警匪paro


  


 @二声的ton 


Attention 经理雷x职员安




 @十四哥哥- 


hotbox 青年安包养少年雷


 


 @骤雨初歇 


Super Psycho Love 援交雷


Tag, You're It 年龄操作


嘘——




 @风色向晚 


成年人的夜晚 含dirty talk


  


 @懒癌橙 


安雷的惩罚游戏




 @Tari 


背德 血猎x血族




 @太阳神索雷斯。 


若身处地狱 军pa被俘




 @神海 


以下犯上 


  


    


   


       


       




    


     

声明

从明天起,我正式上课,将不能修仙,写作时间大大减短,故更新会更慢,评论回复也可能会延迟,望见谅。

之前的坑都会一一填,包括惩罚游戏、吸血鬼等等,all叶、喻黄等等也是,但会把文章进行或多或少的修改。

之后大概没有新坑了,挖不动了,大概会以记梗、段子形式发布。

最后,希望有小可爱来督促我写文和学习(哭笑不得

【雷安】Revolver(1)

今天暑假最后一天,世界再见:)

三十岁杀手雷x十三岁幼安(半黑)

这个杀手不太冷pa。

严重ooc。

-------

从维德的杂货店走出来,店主不在,雷狮干脆把钱压在柜台的糖盒下,被偷了算他倒霉。

右转推开雕着丑陋花纹的铁门,雷狮一步踏进楼道。

皮鞋踩着老旧的木制楼梯上,雷狮左手抱着装着两瓶啤酒和面包的纸袋,右手拎着一个大号的老式牛皮箱。

坐在发锈的栏杆旁的安迷修闻声抬头,看见是雷狮,头又低下去,抵着栏杆,左手握着棒糖的纸棍在嘴里转着。雷狮看着他脸上的纱布,还有手上、腿上的淤青,连从栏杆缝隙处伸出的腿的晃动幅度都小了不少。

雷狮不知道这些大大小小的伤是因为打架还是单方面的殴打、家暴,也懒得管别人家的破事,自顾自迈开长腿走过。

但路过5C时,雷狮还是忍不住往里面望了一眼。

那个犯病的男人又在打他女人,那个女人跪在地上,任男人踹在她的背上、腿上,一动不动。

雷狮站在5E的门口找钥匙,余光还瞄着5C的门口,他看见安迷修终于咬碎了棒糖,重重地跺着脚走到门口,他看见安迷嘴里叼着那个快要烂掉的糖棍,在门口随意弯下腰拿起一个空酒瓶,他看见安迷修起身伸脚踢上门,他听见男人的惨叫和女人的哭泣、央求,他听见酒瓶碎裂的声响,男人的咒骂和安迷修的小皮靴踢到男人时的骂出口的脏话。

5C的神经病。

安迷修打完那个疯子,整个楼层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那个女人的低声抽泣。

小疯子。

雷狮关上门。

他把纸袋和箱子放在圆桌上,转身打开灯,脱下厚重的灰色大衣,把腰侧别着的班蝰蛇手枪放在桌上,露出一身精瘦的肌肉,再把皮靴连着里头藏着的短刀一起蹬掉,然后雷大爷就顺势往椅子上一瘫,伸手到纸袋里摸出了瓶啤酒,拿来小刀翘了瓶盖就开始灌,一口下去,雷狮起身打开箱子,里面被拆分的锤子和各式枪械、冷兵器陈列整齐,雷狮把他宝贝的雷神之锤挨个取出,不一会在熟练的手法下,两米八的大锤又重现了它的风采。

“砰--”

雷狮猛的转身,这里哪来的枪声?

握着雷神之锤,雷狮移到了门后,一边把猫眼上的盖子扭开,一边伸长右手从纸袋底掏出一个包装完好的牛角面包,撕开叼在了嘴里。

几个持枪的黑衣人闯入了5C,门看上去被强行破坏了,隔着门都能听到那个女人在求饶--哭的很惨的样子,雷狮皱了皱眉,他作为一个杀手最后的道德底线就是不对无辜的妇女儿童出手。

这群业务严重不熟练是家伙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杀手,也就拿枪口抵上人脑门的时候有点威慑力……守门的那个拿冲锋枪的傻子我敢保证是个大麻爱好者--

该死的脑子抽筋的小混混!

等等--那个面具……

鬼天盟。

雷狮把锤子立在门边,把他的班蝰蛇悄悄拿了回来。

让我看看--

四个人、三把手枪、两把冲锋枪……

干脆炸了好了。

“砰--”

杀的是男人。那个女人吓得不轻,那个腿有伤的女人--

“砰!”

女人挣扎着爬到门口,那个守门的蠢货毫不迟疑地开枪,哦,该死的,正中脑门。

血溅满了门框,脑浆爆出,酒瓶和那些家伙的黑裤子上顿时沾满了不明物体。

“天呐--”一个没有带枪的男人跨步出门,衣服干净得出奇,“你杀了她!现在我们要不到钱了!生意黄了!”
“你也太……算了,你别生气啊……”
“我……”

那几个人差点在走廊吵起来,没看见隔壁的老太婆都开门出来看了吗!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安迷修呢?

雷狮突然一惊,赶紧把眼睛贴上猫眼。

他看见那个孩子抱着一个比他的大上许多的纸袋-维德家的上了楼,还有他寄放在维德家的猫。路过5C的时候表现的恰到好处:他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眼神里是好奇和惊恐,抱紧了他的猫,却又继续向前,按响了5E的门铃。

“开门啊……”

雷狮脸上冷漠淡然的表情崩了,他收起枪,试图让自己表情更和善,在原地踏步了几下后,雷狮面带淡淡的微笑开了门,腰上还围着围裙,好像一个会给孩子烤面包的家庭主夫。

“欢迎回来。”

当少年扑到怀里,猫轻巧地跳上雷狮的肩膀的时候,雷狮利索地把门摔上。

“你还想抱多久啊?”

“对不起……”

安迷修松开雷狮的腰,说话还带着鼻音,眼睛亮晶晶的,他把那一大包东西放在桌上,很自然地注意到了桌上的枪械。

他没有多问,安静地把东西从纸袋里拿出,有消毒液、碘酒、纱布、维生素片……还有酒。

“谢谢。”


TBC

安厨原地死亡爆炸ajsnalqjqlq

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为荣耀而亡。
谦卑与正直是我的守则,
怜悯与牺牲是我的灵魂,
英勇与公正是我的荣耀。

我男人太好了akashlapqhalspqhbsljkjalqiwh&

【R18】安雷的惩罚游戏(上

图被封了,改走文字。

衣冠禽兽安x半玩坏少年雷

赌博产物。

链接见评论。

补上 @@阿软

刚发现我可能放错了(

把原图再放出来吧……

可能我已经蠢得没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