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

称呼橙/橙子
原耽/MHA/APH/全职
颜性恋()
无论是女神还是人生理想都是Priest
主要在自己的脑洞里混吃等死。
混邪,雷点有。
写的画的都很烂。是个垃圾。
算是好说话但是耐心超差。
特别穷,跪求约稿。
-----
以及,

我喜欢你。

最近的fgo抽卡存档,从二周年池到二章池到福袋。
不愧是男友go。
(突然变欧)

【瓶邪】第十三年

瓶邪十三年初心不改。

临时赶的,ooc有。


时是夏末,门外雨淅淅沥沥打在砖瓦上,吴邪坐在矮凳上,慢慢地抽着烟,抬眼看着雨幕外的群山。

屋里王胖子忙得热火朝天,明明是微凉的天气却出了一背的汗,浸湿了背心,他左手抹了把汗,右手铲子也不停。

桌上已经摆了几张碟子,菜是自家门口种的鸡是隔壁大婶养的,十分绿色天然有营养。

“哎我说,小哥就去村头买点酒怎么去这么久啊?还没回来啊?”

吴邪右手夹住烟,起身朝门外看了看,“来了来了。”他把嘴里含着的最后一口烟徐徐吐出,烟屁股顺手就掐灭了扔进垃圾桶。

小哥没撑伞,兜帽底下的头发都湿透了,手上拎着的塑料袋也是水淋淋的。吴邪赶紧接过袋子放到桌上,小哥已经把衣服扒了,光着膀子就要走。

“诶,小哥,衣服。”吴邪递过一件短袖,张起灵转了半身接过,去了厕所搓头发。

王胖子还在厨房哀叹,感叹自己的一手好菜只能烧给这伙大老爷们吃。吴邪拍了拍他的肩,沾了满手的汗,趁着王胖不注意还顺手捏了只热乎的炸虾嚼了。

胖子顺手就给了吴邪一记无关痛痒的肘击,“吃个屁,去摘个青椒回来,不够用了。”

吴邪点点头,随手撑了把伞去摘青椒,走之前还瞄了眼厕所。小哥连门都没关好,能看见他就把头发直接放水池底下冲,姿势实在是有点寸。

吴邪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笑了,他跨过门槛,蹲在门口小菜地的烂泥旁伸手摘了个形状还算周正的,把伞依在门口就又进了厨房给王大厨打了五分钟的下手。

等到最后一大碗骨头汤端上来,小哥和吴邪已经在桌边坐着了。吴邪低头按着手机给解雨臣发消息,小哥后背不挨椅背坐得端正,眼睛微合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胖子洗了个手,撩起背心把满脸汗和油脂都擦了个干净,大刺刺地坐下开了白酒,给桌上三人都满上。

“今儿个小哥回来第三年,咱得好好纪念一下--都干了啊,”胖子拿起纸杯朝吴邪小哥示意,自己先闷了一大口。“你胖哥哥厨艺不错吧?”看着吴邪把酒精吞下肚,王胖子伸手揽过吴邪,“你瞧这几年你瘦的,快多吃两口肉补补--就这弱鸡样怎么嫁的出去啊?小哥你说是不是?”

鬼使神差地,吴邪顺着胖子的话语抬眼看向闷声吃菜喝酒的小哥,他看见小哥咽下嘴里一口酒,说:

“嗯。”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